你的位置:主页 > 网页百家乐 >

武新华:翘首终得见 企盼到故土

10
12月

  首尊归国的天龙山石窟菩萨头像神情娴静温婉,庄严中微露妩媚,肃穆中蕴含生机,堪称绝世佳作——

  引语:多少年你流失在外,饱受痛苦思念。多少年你远望故土,期盼落叶归根。多少年后,我们终于能见到你,饱经风霜后的面容。

前言:
  天龙山石窟研究所的武新华近期在北京连着参加了两个会,即“中国与南亚佛教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和“梵天东土 并蒂莲华——公元400-700年中印雕塑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参会期间,他特意去国家博物馆看望了流失海外近百年、最终回归祖国的首尊天龙山石窟菩萨头像,深受触动,于是一回到太原就直奔三晋都市报社,向记者讲述了其中的神奇故事。

巧工匠高技艺世人仰望

  有“东方雕塑艺术宝库”美誉的天龙山石窟,位于太原市西南36公里的群山之中,始凿于1400多年前的北朝东魏时期,经北齐、隋、唐历代开凿。共存25窟,石窟造像500余尊,浮雕、藻井、画像1144幅,分列于东西两峰山崖之间,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中国十大石窟中排名第六,可谓我国石窟艺术的最高成就代表作。
  它的美在于细腻,在于将情感浓缩于雕塑,在于以高超技巧将浓厚的民族特性和地域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以至于当你看到她们时,会认为这就是活的菩萨。
  天龙山石窟唐代洞窟的艺术风格独树一帜,被誉为“天龙山式样”,是中国古代石窟雕塑艺术中的一颗灿烂的明珠。它历经千年,仍在风霜雨雪中传承着中华文化。

遭浩劫受耻辱 流落他乡

  正因为艺术价值极高,1918年,当日本学者关野贞找到天龙山石窟时,惊愣地不忍眨眼,生怕错过它的每一处细节。他用尽所有胶卷记录下了天龙山石窟的美。
  1921年,关野贞将他的调查报告在日本的《国华》杂志上发表,随后日本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学者纷至沓来,对中国天龙山石窟进行多次考察,详尽地记录了石窟当时的具体情况,也由此拉开了日本人对天龙山石窟的偷盗和掠夺。
  从1921年到1923年,日本人山中定次郎因自私与贪婪,对天龙山进行了两次偷盗。起初只是盗走佛头,后来在日本展览时,只要一有收藏家看上,愿出更高的价格时,他便收取定金后再度盗走佛身。《山中定次郎传》《天龙山石佛集》证实了这些相关历史。
  被收藏家收藏的天龙山石窟造像,一些被拍卖,一些被博物馆、美术馆收藏。

赤子心爱国情 国宝归来

  任何一个国家文物的找回都是困难的,它的回归不仅仅需要国家的支持和重视,更需要每个人的努力。
  2003年,一位老师告诉武新华,当时84岁的美籍华人陈哲敬在北京饭店举办了一个展览。其中就有天龙山石窟造像。
  武新华后来了解到,这位旅美雕塑家对历史和雕塑都有很深的研究。出于对祖国的热爱和对民族文化的归根溯源,他费尽心血收集流失在海外的文物,希望能得到祖国的肯定,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他之所以办展览,就是为了引起国内文博机构的重视,让属于这片土地的文物得以回归。
  其间,在嘈杂的现场,武新华众里寻她,却只能匆匆看上一眼,没能拍照,也未更多注目。
  展览果然有了强烈反响,此后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购了部分文物,其中包括两件天龙山流失海外的造像,即唐代18窟西壁北侧菩萨头像、第21窟北壁西侧菩萨坐像(头像非原作)。

凝望眼细端详 痴心一片

  2010年,国家博物馆改造。2011年春,重新开展的第一天,在天龙山石窟研究所工作了整整20年的武新华,终于能静静凝望那件高28厘米的菩萨头像了。
  可当第一次独自面对她时,他愣了,有点不知所措,感觉既陌生又亲切,陌生的是他从来没有好好端详过这尊造像,亲切的是源于他内心对天龙山石窟的热爱,还有那日日夜夜考察资料后深深印入脑海中的图像。
  驻足了良久,他呆愣地望着她,犹犹豫豫地拿出相机又放回,因为不让拍照和他极度想留念的思想不断冲击,他来来回回踱步,环绕着她反复端详,内心泛起阵阵酸楚,颗颗泪珠竟止不住地往下落,直至模糊了双眼,以至于工作人员心生怀疑,叫来保安向他询问。
  激动的武新华说不上一句话,拿出工作证和相关资料指着菩萨头像。工作人员了解后,特批他不使用闪光进行拍摄。
  两个小时,一个上午,他在造像前不曾离去,目光不曾转移。

满腔血毕生情深爱多年

  对其心生爱慕的武新华感慨道,从这件作品中可看到天龙山石窟唐代雕像已由南北朝的秀骨清瘦转化为丰腴健美,是绝世佳作,“简直就是理想中美好人物的化身啊”。
  其造型是典型的唐代风格,头像发髻高耸,戴花冠珠饰,前额露出一排卷发;颊颐丰润,下颔及颈部刻有弧线,显得肌丰肤润;高眉秀目,鼻梁挺拔俊秀,双目微闭,唇角深凹。
  她神情娴静温婉,庄严中微露妩媚,肃穆中蕴含生机,给人以超凡离尘之感,显现出人类的智慧、温馨。
  此后,武新华只要去北京,无论公私都会去看望她,不下几十次地驻足久观。参观期间,他会情不自禁地义务当起解说员。确实,要说对她的感触和了解,应该没人能比得过他。
  有时他会因强烈的思念无法入眠。他回忆道:“2013年,总是反复领着来天龙山石窟参观考察或慕名而来的专家老师们去18窟看那尊残留的坐像。此窟是代表中的代表、精品中的精品。每次看罢,晚上就会想到这件远在京城的菩萨头像,只想尽快看到她,甚至乘高铁当天往返也在所不惜。”
  寒冬时,山中寂静无人,他会带着干粮,静坐于18窟内,面对那尊残缺的菩萨坐像,进行时空“对话”。

情难忘义当头视如亲人

  这次在北京开会,他又遇到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教授李玉珉,李教授调侃地问他:“你没去看你的最爱?”他的回答是:“当然要看啦!”
  数日前,这位教授特意为他题写了一句话:“小武,守着天龙山的宝窟,发掘石窟的精髓,揭开石窟的奥秘,更在石窟中找到心中的宁静,何其幸福!!”
  “后来国家博物馆就基本允许拍照了,所以每次去都要拍两张,这回再去看,竟发现菩萨头像面朝西南了。”他心想,这个方向正是山西太原啊,看来她“想家”啦。
  他深情地说:“在我眼里,她是活生生的,就是我的亲人。我不知能为她做什么,也不知道她想让我为她做些什么,感觉自己有些茫然,我就觉得她想回家。不过,留在北京当然更好吧。”
  武新华想通过办展览的方法,让流失了近百年的她回一次故土,“比如,可在将来天龙山石窟研究所与美国芝加哥大学艺术史系东亚艺术中心共同举办的 天龙山石窟造像数字复原巡展 到太原展览时借展”。
  不过,他现在所能做到的便是找到馆方“中国古代佛造像展”展厅负责人,建议将18窟本体的照片放置于菩萨头像后面。
  “这样可给观众一种直观感受,具有现实、完整的感觉。最起码能让她觉得像是在故土。”他向记者诉说时,高兴地笑着,像个孩子,“等天气好时,我拍个高清图片,下次到北京时送过去”。
  也许,这就是一个天龙人对天龙石窟的挚爱情深。他日复一日地翻看资料,不辞辛苦地辗转于山水之间……

  “流失的文物不仅仅是当地人民的损失,更是国家乃至我们整个民族的巨大损失。文物不只是一件物品,它包含了我们先人们的智慧和精神,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浓缩了深厚的中华民族精神。”武新华情意深切地说,她想“回到”故土,她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帮助。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本报记者 李尚鸿 实习生 马子申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网页百家乐
  • 本文标签:武新华,新华,翘首,得见,企盼,故土
  • 文章来源:小编
  • 文章编辑:seoer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6年12月10日 08点07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