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网页百家乐 >

做了20年雕塑,向京要告别这一切

16
09月

(原标题:做了20年雕塑,向京要告别这一切)

“这个世界会好吗?— 向京在台北”,2013年,台北当代艺术馆展览现场

雕塑家向京

埋头做了二十年雕塑,向京决定停下来,暂别雕塑创作。

9月18日至10月22日,北京现代民生美术馆将举办雕塑家向京迄今为止最大的个人回顾展“唯不安者得安宁”,并发表新作“S”。这之后,从不愿歇息的她想按下暂停键,“如果没有能说服我的动力,我不会再轻易回归雕塑媒介的创作。”

1995年,向京刚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毕业时,周围同行普遍认为写实雕塑已经过时,要表达新时代的思想就需要有更先进的媒介。“我特别不赞同。我希望尝试用这个古老的媒介创作,并在当代语境中依然生效。”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向京说。

憋着一股气,年轻瘦弱的向京选了这个耗费体力、制作麻烦、工作强度大的艺术创作途径。她开始塑造一个个人像。对着镜子吐舌头做鬼脸的女孩、抱着胳膊妆哭花了妆的女孩、穿着时髦花边背心脚蹬松糕鞋的女孩,还有不同的场景,比如在婴儿车旁边弯腰拉筋的女人、泳池角落各怀心事的游泳者——每个人都处于微妙的情绪之中,却如此真实,仿佛是观众自己的人生瞬间。

这些与真人等大的雕塑,神态形体、面部细节都细致入微,向京在玻璃钢材质上着色更是加强了其真实存在的分量。但在艺术家的官网上却写着:“向京在这一系列创作中,明确拒绝了所谓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而回归到内在化的艺术表达上。”

人们面对她的雕塑作品时,总会产生某种奇异的情感——这情感不仅仅停留在对雕塑人像的欣赏、观察,更深地体现在内心的共鸣。她用这独有的“心理现实主义”手法获得了专业及大众的认可。

二十年里,向京连续经历了“镜像”、“保持沉默”、“全裸”、及“这个世界会好吗?”四个创作阶段,数量惊人,其中更不乏巨型之作。而在“全裸”系列中直面“女性问题”,令她的名字得以在艺术史中永远与“女性主义”相连。

“我不执着于媒介本身,艺术就是个表达。”在位于北京宋庄的工作室里,向京平静地说,“雕塑给我很多认知,包括人性的局限性、雕塑的局限性。对我来说,人生就算此刻停止也够本了,再多就也是锦上添花。”

即将在回顾展上发表的新作《S》,185x44x59cm,2013-2016

坦然的裸体激怒大众

2003年,向京和丈夫瞿广慈从北京搬去上海已经生活了几年,她在上海师范大学教书的空闲时间里埋头创作——在此之前,她已经塑造出的许许多多件雕像,仿佛无意之中都折射出某个脆弱、孤寂、敏感的女性形象。当有人问她,为什么都做女性,向京也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她一反常态创作出了作品《你的身体》,一个光头、裸体的女性坐像,高达两米七,身体微微后仰、乳房摊在身上、肚皮肥肉隆起、双腿张开。当观看者站在她正面稍微抬头,便正好能与之对视。这双毫无退缩意图的眼睛和大尺寸的阴部都足以让人产生不适,甚至激怒随便一个具有男性思维的人。

“我记得有朋友来看到说,向京你好像变了,现在怎么做东西这么色情。”她说,这足以反映出对方的本能厌恶。

“当时我有很强的身份困扰,作为女性在两性政治之中的处境有很大的不解和迷惑。”她说,“另外我个人也往前跨出了一步:开始从青春期的注视目光中脱离,学着面对自己成熟和完整的女性身份。”所以这个裸体形象显然不是年轻女孩,是个上了点岁数、没有取悦男性“色相”的普通女性。

35岁的向京开始摆脱过去扭捏、青涩的姿态,更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身体。她提到英国艺术评论家约翰伯格所说,“女人观看被观看的自己”,她想要打破这种定势,不做“被观看”的女性身体、而是具有“主体性”的身体。

“之前我努力想成长。每个人心里可能都有这种坎儿,植物动物蜕变挣扎都会有生命的分泌体,年轻的时候就想玩、想闹,其实就是在努力长大,但大部分人没有办法把这种东西物化成具体形态去显现,艺术家刚好有作品,所以很明显看到这种转换。”向京说。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网页百家乐
  • 本文标签:做了,20年,雕塑,告别,一切
  • 文章来源:网络百家乐
  • 文章编辑:网络百家乐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9月16日 08点08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