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网页百家乐 >

梅州新闻

24
01月

  近一个多月来,每天早晚都到河堤“暴走”,短则一个小时,长则两个小时,除非下雨或有事耽搁,天天如此。“归读公园”建设日见完美,风景甚是诱人,沿河堤过秀兰大桥、到对面的亲水公园再到东山大桥,一圈走下来,心情舒畅,观景锻炼两相宜。

  “归读”出自叶剑英元帅 “会当再奋十年斗,归读阴那梅水滨”之句,寄予梅州莘莘学子潜心读书立志成才,客家四海乡贤归读故里的美好愿望。随着公园建成开放接近尾声,令人深感兴奋的是,在河堤上立起了一组颇具客家原生态意味的雕塑群,有《相夫教子》、《家书抵万金》、《送子上学堂》、《丰收喜悦》、《田间情歌》等等。这一组雕塑作品,均取材于客家地区的历史掌故、民情风俗等,人物雕像栩栩如生,让人倍感亲切的同时,受到了一场浓浓的客家文化的熏陶。

  因为“归读公园”还在建设之中,没有完全开放,不少景致让人觉得日新月异。那一组雕塑,也是慢慢地被安放起来的,有些还躺在地上,有些地基还没做好,有些却已是“仪态万方”地站立在它们各自小小的舞台上面,开始为人们展演那一幕短小的历史或现实活剧了。人们就在这样的季节转换相合之际,在数场迷离秋雨的间中,那些老人小孩,睁大好奇的眼睛,盯着那些异彩的雕像,那些仿佛远去的生活、那几分熟悉几分陌生的情境、那些长衫大褂、那些农耕和生活用具……让他们在指指点点,轻言漫语。这实在是一幅温馨而又意味深长的画面!这一组雕塑,这一幅场景,就像炮仗般在我的心里炸了个烈响:让我的思绪倏忽闪回到人生历史的那个缝隙。

  就像旧电影般,镜头慢慢地摇回到三十多年前:也是有着一截河堤,甚至那河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这里是下游,唤作梅江,那里是上游,称为琴江。我的家就在琴江边上,是一个叫做杨梅坳的小山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就从村子里每天步行去几华里以外的墟镇中学念书,途中要经过一段长长的河堤。古老的安流镇墟场就建在那截河堤之下,那些街边的房子,大多都有一些木质的“课栏”——类似于少数民族的吊脚楼,延伸到河堤边上来,“课栏”的梯级就径直嫁接到河堤上落了。就在那木质的“课栏”上,生活的贫瘠和辛酸仿佛粘贴在了那斑驳的屋墙,以及屋内若隐若现的场景之中。但我每天经过的那截河堤,都能看到一个少年安坐在那骑楼上,手却不停地劳动,神情是那样专注、那样沉迷!“课栏”的边上已经放了不少泥塑作品,有时也会见到少年将手中的作品打碎、揉烂重来。这是一张英俊少年的脸膛,但形容却是枯索、清瘦的,眼里闪着忧郁的光芒。整整初中两年的时光,他从没离开过自己的劳动,那些泥塑多为造像作品,有的婉约纯美,有的夸张怪诞。以我当时那样的年龄,在那样的年代,是无法读懂那些迷离的世相以及这幅异样的生活场景的。

  后来在外地求学、工作、辗转,人生历史的烟云轻轻地就将这一幕掩埋住了,以至疲惫庸常的日子里,竟都未曾打扫过一次!如今被突然地揭开来,电光石火般地闪亮在人生的高处,烫烤着思想和灵魂。是呵,倏忽而逝的三十年,那少年的雕塑、雕塑的少年,他应是如我一般有了几丝白发的年龄,他还好吗?他的雕塑还好吗?

  我们来到尘世的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一个雕塑家:不管你是专注还是散漫,或者曾经将自己的作品打碎重来过,或者根本未能完成手中的作品,轻轻地就被一阵风吹走了。但在你的有生之年,你每天所重复的劳动,就是在为你的后世,雕塑一个自己的塑像,不论伟岸还是卑小,这都是你留给尘世唯一的纪念和礼物。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网页百家乐
  • 本文标签:梅州,新闻
  • 文章来源:文章编辑者
  • 文章编辑:线上百家乐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1月24日 17点09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