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网页百家乐 >

我只是雕像

24
01月

2014年02月12日 04:10 中國時報

⊙吳敏顯

點閱1175

我要評比

2/10

我只是雕像

圖/王幼嘉

唉!畢竟我只是一尊雕像,還是能心平氣和地看待如此遭遇,就和很多人回顧過往起起落落的歲月,最後不免慨嘆:「唉,人生嘛!」

就一尊雕像而言,我對自己的過往,幾乎是一片空白。

我不清楚自己曾經寫出什麼經典篇章?畫過幾幅足以傳世的圖繪?或為誰立下哪些汗馬功勞?開創打造了多少值得人們一再稱頌的豐功偉業?

人們硬把某個人雕塑成一尊雕像,豎立在十字路口,在機關學校庭院,在公園裡。無論遍佈多少分身,統統被施了定身法,哪裡也去不了,注定要日以繼夜的堅守崗位。

其實,當初雕刻家形塑雕鑿時,不管顯露出來的相貌像張三像李四,雕像無從在意,身為泥坯只能任人擺佈,縱使計較也無從左右。雕像跟絕大多數人一樣,總是看不清楚自己,總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誰。當然不懂得所謂的自我膨脹或自慚形穢。

我始終不了解,為什麼不把我雕成有趣的野生動物或是可愛的器皿,非要雕成某個人,豎根電線杆般動彈不得,每天迎送日出日落月升星隱也罷,任憑風颳雨淋雷打閃擊也罷,還得忍受那些令人難堪的閒言閒語。

最讓我不解的是,當年花了大筆錢豎立銅像,名之曰先師、大師、偉人、英雄,才隔幾十年歲月,突然逐一變成舊社會胡亂崇拜的偶像,甚至是罪犯、劊子手,必須再掏一大把鈔票將它拆掉、裂解。難不成我們這些雕像在睡夢中跟誰結下什麼冤仇?犯下什麼滔天大罪?

似乎每一個人都忘記──原本不過是一尊泥塑或銅鑄雕像。僅僅因為被雕成某一個人,而不是一隻老虎、一隻熊、一根龍柱、一具香爐,就要遭人唾棄?

譬如我,文風不動地在這所小學門口站了幾十年,上任才一個學期的校長,竟然決定利用暑假把我移走。

兩名工人一左一右在我身邊豎立鋁梯,然後以相互接力傳遞方式,用一大卷塑膠海綿包繞著我。連眼睛、耳朵、鼻孔、嘴巴全被矇住。雖然我照舊睜開眼睛,卻形同瞎子,看不清眼前景象。一切教白濛濛光幕阻隔,彷彿透過一層毛玻璃,去看那不時晃動的工人身影。

他們大概在我身上施加法術,我僅能約略從越來越模糊的光幕及聽覺去揣測。知道他們高舉一個塑膠纖維編織的大口袋,打頭頂上方罩下來,好在多少能透點光透點氣。

從聲音聽得出來,他們正拉開一卷寬膠帶,以等距繞著我黏貼綑紮,把我裝扮成一匹前腿騰空而僅靠後腿直立的斑馬。最後拿小朋友拔河的粗繩索,螺紋式繞過全身,反覆繞了幾回,構成密實的網袋。

接著我聽到工頭以口令和哨音,指揮吊車用掛勾勾住我,再動用電鑽及鑿子搗毀我藉以立足的基座,奪走我僅有的那塊小小版圖。

在施工拆除過程中,看不到任何一個天天和我見面的孩子。我不能怪他們,學期中每天起大早上學形同走進監獄服刑,好不容易盼到暑假可以自由自在四處奔跑,誰會想回到牢裡?

就這樣,在沒有觀眾圍觀的冷清中,工人和吊車聯手把我塞進倉庫,和圖表架、掃帚、水桶、陳舊簿冊、破損的課桌椅當鄰居。幾天過去,一些蟑螂、老鼠、蚊蠅把我當玩伴,在我身上爬上爬下,好奇地撕咬那塑膠海綿。

我直挺挺躺在地上,形同一具剛出土的木乃伊。

如果老師想向學生們講解什麼叫木乃伊,說明五花大綁這句形容詞,我正是標準教具,孩子們瞧一眼便懂得。

你一定覺得奇怪,既然已被層層包裹纏繞,如何能夠知道自己的處境和遭遇?

不是我有什麼特異能耐,而是綑著我的物料並非絕對密閉。聽覺視覺受到影響,嗅覺則是漏網之魚。我不時聞到梁柱木料和大堆紙張受潮的霉味,以及鐵器鏽蝕的味道。

呼吸的空氣裡,摻雜著老鼠屎、蟑螂屎的粉塵微粒,倉庫裡肯定還存放過煤油、黃油、汽油、油漆。在這個百味雜陳的空間,我差點忘了自己是一尊銅像,竟然不時地想打噴嚏。

好在嗅覺容易疲勞,空氣再怎麼混濁難聞,任它在呼吸道多進出個幾回,即變得熟門熟路,仿如家庭主婦進出廚房,很難對哪樣東西覺得稀奇。每換個總務主任都想清理它,但每個校長皆不忘鄭重交代,這些全是公有財產,千萬不能丟失。

說到這兒,工友先生還蹲下來靠著我耳畔細聲抱怨:「如果用我老爸以前常罵我的家鄉話說,這叫『把狗屎當洋糖』。」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网页百家乐
  • 本文标签:只是,雕像
  • 文章来源:网页百家乐
  • 文章编辑:网络百家乐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1月24日 08点11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