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网页百家乐 >

耶鲁教授萧凤霞:踏迹寻中四十年,中国是一个过程

18
01月

[摘要]耶鲁大学人类学教授萧凤霞近日应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邀请,进行题为“踏迹寻中:四十年华南田野之旅”的专题演讲。

耶鲁大学人类学教授萧凤霞近日应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邀请,进行题为“踏迹寻中:四十年华南田野之旅”的专题演讲。萧凤霞教授围绕新文集Tracing China: A Forty-Year Ethnographic Journey,将从事当代中国研究四十载的田野成果与心得娓娓道来。从华南出发,萧凤霞教授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和团队,追随着变动的对象,一直走向中东和非洲,勾勒出70年代以来中国农村、城镇、城市中的人,如何寻找有意义的生活,如何参与全球化,如何在飞速变化的社会中寻求希望,又如何为意义的牢笼所困,面临挣扎和沮丧。香港城市大学中文及历史系程美宝教授,应邀为该书撰写了精彩书评(发表在中国文化研究所《二十一世纪》),并在讲座后半部分与萧凤霞教授进行了具有启发性的对谈。

耶鲁教授萧凤霞:踏迹寻中四十年,中国是一个过程

萧凤霞教授

“对我来讲,中国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过程,发生这个过程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我要去研究的地方。”

萧凤霞教授首先简要回顾了自己的学术和田野之路。她出生于香港,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人类学博士学位,师从施坚雅(G. William Skinner)和武雅士(Arthur Wolf)。她介绍道,大学时期正值“火热的七十年代”,自己也是当时反越战、反帝国主义的政治活动的积极参与者,笑称当时骗了导师施坚雅:“我说要好好做一点严肃的政治人类学研究,可我当时是想去广东农村‘搅革命’”。然而在到处是“四人帮”宣传的广东农村,她看到了贫穷和封闭。80年代改革开放了,她从农村跑到广东的小城镇,去看人民公社的解体、商业的复兴和市镇的新气象。90年代,她随着农民工跑到大城市寻找现代性和城市性,看他们如何参与现代化建设,虽然生活充满希望,但对农民工来说,城市中也存在很多不平等和障碍,使他们的生活面临种种挫折失意。到了21世纪,萧凤霞教授和充满朝气的企业家走出中国,来到了中东、非洲,她期待看到全球化的新秩序,然而全球化过程中的国家空间仍然根深蒂固,这和自由主义者所说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实在是不同的世界。她谈到,四十年来,自己每十年就到一个有趣的地方去做田野研究,和同伴一起走过快速变动的中国社会。从农村到城镇,从城镇到大城市,从中国一直到非洲。“田野的经验给我带来很多思考方法,将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结合起来,以‘动’和‘过程’(人的能动性和结构过程),来批判政治局限的分析,从生活中来看田野”。她带着希望和思考去观察,从中提炼到一些新的概念和想法,尽管不一定能够找到答案,她却庆幸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

“我一直都有最好的同伴,带着消耗不尽的热情与坚持”

她是最早从事华南研究的学者之一,戏称和同伴们被论者从最初的“华南帮”升格为“华南学派”,但对于这种标签:“我们从来不认”。团队从最初的五人帮(包括刘志伟、陈春生、罗一星、科大卫等教授),逐渐壮大,又有新一代的学者陆续加入,“我一直都有最好的同伴,带着消耗不尽的热情与坚持”。他们并不局限于华南一隅,而是步履不停,要探索更大的世界。

耶鲁教授萧凤霞:踏迹寻中四十年,中国是一个过程

萧凤霞与程美宝

萧凤霞教授接着一张张地分享四十年来在田野中拍摄的照片,变动的田野风景,也令她感慨良多。

再造的传统,变动的风景

90年代初期,地方社会又出现了新的景象,所谓“传统的复兴”。她在小榄菊花会,潮连洪圣诞等研究中都有过深入的思考,她自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一度‘冻结’的‘传统’在改革开放后重新出现?还是当地人从被革命打击得支离破碎的片段中,重建起他们认为有意义的传统?”萧凤霞教授的思考倾向于后者,这是一种传统的再造(reinvention of tradition)。民间很欢迎这样的活动,而对地方政府来讲,这也是招商引资的好机会。游神活动打着艺术节的旗号举行,组织者找来戏班的行头,当成是传统服装。六十年一大展的菊花会也成了镇政府吸引投资的舞台。舞龙、戏班、公安、记者、乡镇企业家与干部,这些新旧软硬件杂糅,90年代初,“再造的传统和受限制的商业发展结合在一起,如八仙过海”。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网页百家乐
  • 本文标签:耶鲁,教授,萧凤,踏迹,寻中,十年,国是,一个,过程
  • 文章来源:manager
  • 文章编辑:文章编辑者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1月18日 08点07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