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购买服务 >

袁泉:喜欢自己现在这张有阅历的脸

30
07月

比起1999年,人们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袁泉的脸,已经过去将近20年了——那是娃哈哈纯净水的广告,袁泉22岁,还在读大学,人们就立刻记住了她的脸,和她那双在深深眼窝里明亮而又雾气迷濛的眼睛。

这的确是一张有记忆点的脸,导演们也喜欢这张脸:长相欧化,高鼻深目,眉睫投下的阴影里都是隐忍心事,大笑的时候让人感动,微笑的时候让人心疼,是一张有故事的脸,用编剧史航的话来说,“是你只配错过的好姑娘”。

将近20年过去了,这张脸也有了变化——更加瘦削,轮廓更加分明,眼窝比20年前还要更加深陷进去,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了明显皱纹,她今年40岁。从娃哈哈广告里的白衣少女,变成了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裹在她那些黑白灰大衣里,那张脸有着不可名状的孤独和隔绝之意。

这个“好姑娘”花了将近20年的时间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她说:我喜欢现在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

脸的变化,一方面是不可抗拒,另外一方面,也的确来自于自我选择——你可以选择玻尿酸和肉毒素,也可以不选择。袁泉几乎是对青春毫不留恋地来到了此时此刻,“契诃夫的很多剧,必须是到了40岁以后才能演”,她这样对我们说,对自己人生的新阶段向往不已。

她没有急切的表达欲,面对我们的采访,所有的问题她都需要想一想才能回答。对她来说,输出形象、达成传播不是重点,认真梳理自己才有意义。她不敷衍亦不轻浮,慢慢地回答所有提问,完全不生产金句。

演戏的她,和不演戏的她,都在致力于同一件事——专注地确认自我,以及专注地成长。

袁泉是一个巴不得“你看不见我”的人。她能享受独处,怕热闹,人一多就觉得累,见陌生人容易紧张。早年间她更多演话剧,因为舞台底下一片漆黑,她和观众分处两个空间,这让她感到自在。而在摄影机前,她觉得跟人的距离太近,“不如在台上自如”。

对演员来说,敏感是一项天赋,但像袁泉这样的敏感,已经未必是正面加成。开机时不同的副导演喊“预备、开始”的不同方式,都会对她的表演产生影响。“因为每个副导演的风格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非常稳的,有的人是非常激昂的。我有的时候就是会因为这样一句话跳戏。”

袁泉习惯在片场独处来熟悉环境和角色

所以,在剧组里,没事她也在现场,找一个角落待着,“我需要在现场感受他们拍摄的节奏、气氛,适应那句‘预备、开始’。当你在大氛围中觉得自如了,(演戏)就放松了。”

合作过的人,都对袁泉和她安安静静的角落印象深刻。2005年姚谦应孟京辉邀请为《琥珀》创作歌曲,接触下来,发现袁泉“总是习惯选择角落呆着,然而戏组里大部分人总会陆陆续续走过去跟她说些话,每个人跟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变轻了也变慢了。在喧闹的排练室里,小袁的那个角落总有种与世无争的安静气氛。”

“在这喧闹与聚众为生存之道的文艺圈里,她太习惯沉默,甚至有一些疏离的气息。”姚谦感慨。

对于我们,袁泉解释,这样的习惯,只是因为自己经验不够丰富,“这是属于我的一个方法。有很多演员可能不需要,他们有特别强的定力。”

但我们看到的是,拍了20年戏,她都还没觉得自己“经验足够”,仍在延续这样的方式。《后会无期》里,韩寒对“默默坐在旁边”的袁泉印象深刻:“她是一个很低调的演员,来现场只有一个朋友做助手,有时候甚至一个人。默默坐在旁边,脑补走戏。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想麻烦别人。”

更被震慑到的是,“无论坐多久,我都没看见她把手机拿出来。”

生活里,她也是同样的庄静自持。知乎上有人因为孩子一起上画画班而见到袁泉,她亲自接送女儿,孩子上课时和其他家长一样,坐在教室外的沙发上等两小时。只是其他家长玩手机、聊天,袁泉看自己带来的书,“很专注,从头到尾一直那么安静地看书。”以至于其他家长都不会去打扰她,“很佩服她”。

而在我们的采访里,很多我们以为足够流行的修辞,对她仍像是第一次听说,带着新鲜认知的实感。比如说,我们形容她的演艺道路像不断解锁可以演的角色序列。她停下来想了一想,开心地比划着开锁的样子:“对啊,好多把锁,你就得不停地,解开了这把锁之后再解另一把,可能你会觉得又看到了另外一片新的天地。”

又或者,我们评论如今的袁泉完成了版本更新,她惊讶地笑着:“说得我好像是个电子产品。”

在这些时候,你都不会感到袁泉是一个活在21世纪第17年的人,更不用说,作为这个时代的女明星了。

“我是一个挺慢的人。”她解释自己身上这些“落伍”的部分。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购买服务
  • 本文标签:袁泉,喜欢,自己,在这,张有,阅历
  • 文章来源:网络百家乐
  • 文章编辑:manager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7月30日 08点14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