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购买服务 >

从此以后,贾跃亭可以只是“贾跃亭”,也可以

25
07月

  今天是7月22日,乐视危机爆发的第9个月,贾跃亭离开中国第三周,孙宏斌当选乐视董事长的第二天。“生态化反”的概念分崩离析,乐视大戏似乎接近落幕。不过,乐视的问题远没有因为孙宏斌的接管得到解决,蹲守在乐视大厦的债主尚未散尽,乐视的创始人却已经不在舞台中心。

  债主们将“贾跃亭”几个字定在了耻辱柱上。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商业伦理,也不关心谁当选董事长,他们只关心自己的钱去了哪里、何时收回。相比于银行、大股东,虽然债主牵涉的资金最少,却也最致命。乐视还款的拖延很可能导致这些商业社会中最微小脆弱的公司同样陷入关乎生死的资金危机。任何关于贾跃亭的消息都会触动那根紧绷的敏感神经。

  而另一波对贾跃亭失望的人或许是曾经把身家性命交给他的高管。前英菲尼迪中国及亚太区总经理、前微软大中国区高级经理、前联想集团副总裁……乐视中不乏放弃国际级大公司大头衔的高管。贾跃亭是否应该对追随他的兄弟们有所交代?那些选择相信贾跃亭的人还会像当初一样认为贾跃亭“真诚”、“坦率”吗?这两个问题恐怕也是乐视生态里所有公司的投资人正在思考的。

  在外界看来,贾跃亭已经在这场商业故事中彻底出局,关于他回国的消息就像“狼来了”一样,无论出自多有公信力的媒体,再三传言之后都成了不可确认的故事。但对逃避永远不是合理且唯一的选择。

  从山西商人到资本宠儿,再从生态化反的布局者到被传“跑路”的“失败者”,贾跃亭绝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但生于草莽不等于死于草莽。正如吴晓波在《回来吧,贾跃亭》一文中所称,“贾跃亭是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目前还言之过早,当务之急的第一个动作,应该就是先回来。”

  只要贾跃亭有一丝承担责任的想法,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就十分清晰。

  “从还钱开始”

  贾跃亭目前的头衔是乐视汽车董事长,这也意味着乐视汽车是贾跃亭能否崛起的关键。

  贾跃亭今日的境遇像极了二十年前的史玉柱。

  1992年史玉柱的珠海巨人一度有过十几个事业部,领域不尽相同,财务系统、酒店管理系统、生物工程、服装、化妆品等等。拖垮巨人的是那栋如乐视汽车一样宏伟的72层的大厦。危机在97年爆发了出来,大厦停工、债主天天上门打卡,3亿多应收款烂在外面,史玉柱消失了。

  在今年湖畔大学的演讲上,史玉柱谈起自己此前那段创业经历的失败原因。“第一,在我这个人,我的狂妄,我的不尊重经济规律,我不懂管理,对事物困难估计得过低,然后我的团队,被我带的也有同样的毛病。我们的管理漏洞百出,我们的模式里就不可能赚钱,收入回来之后,大部分都被内部贪腐掉了,这个公司不破产才怪,媒体只是决定了哪个节点引爆,引爆的时候烟花有多大。”

  早期的乐视习惯以“生态化反”作为商业话术,七大生态是整个乐视的重头戏。乐视系当时可以按照“互联网”、“内容”、“手机”、“大屏”、“体育”、“汽车”、“金融”等不同领域进行划分。贾跃亭那时还表示,“我们相信乐视这种模式会受到很多企业的模仿和跟随,我们希望把乐视模式介绍给更多的企业,让中国的企业都能够以一个领先性正确的模式参与到全球市场的竞争当中来。”

  但随着手机、汽车等烧钱业务进入乐视视野,150亿资金显然无法弥补资金鸿沟。乐视危机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2016年11月6日,一封署名贾跃亭的公开信揭开乐视节奏过快、“后劲明显乏力”的部分实情,随后乐视资金链被传断裂。直到2017年1月,山西老乡、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驰援”乐视与贾跃亭,投资150亿元,用于解决乐视因手机、汽车业务上产生的资金亏空。

  根据市场分析,去年12月融创尽职调查,统计除乐视汽车外的资金缺口后投资150亿元,但在2017年3月份时,36氪报道称乐视总欠款约为343亿元,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近263亿元。

  虽然对外否认了这一说法,但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因涉及关联交易,乐视网应收账款总计29.03亿元,占应收账款年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是31.67%,坏账准备8844万元。此外,由于申请财产保全,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冻结了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移动、乐视控股旗下财产,金额高达12.37亿元。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购买服务
  • 本文标签:从此以后,贾跃亭,可以,只是,也可以
  • 文章来源:网页百家乐
  • 文章编辑:小编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7月25日 17点08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