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那些共享单车狩猎终将结束

28
07月

  未来某一天,共享单车的狩猎将会结束,而且是自愿的。

  通过加锁等方式,共享单车猎人成功驯化了单车,就像从野外猎到一头大象,通过饥饿鞭打,变成了家宠。

  前两天晚上骑共享单车到深圳欢乐海岸,停着几十辆,等回来再骑的时候只剩下孤零零一辆,跑过去一看,车锁被撬开,车轮上加了一副厚实的链子,就像狗脖子上挂着的项圈,牛鼻子上的鼻环,不仅能让其野性尽失,还悬示了自家主权。

  车锁被撬,就看不出谁是破坏者。如果是用扫描二维码的方式,总能很容易追踪到个人,聪明的猎人绝不会犯这种错误。

  在繁华闹市,这种猎获方法可以重复利用,防止他人觊觎,如果是在农村,连铁锁也不必,只需要停在自家门口,就可清楚昭示自己主权,就跟养着的狗一样驯贴。在村子里,街坊们彼此还有些熟,家家放着一辆,正好可以互相照应,就跟被拐卖到偏僻乡村的妇女孩子,被村民们联盟提防着。即使丢了,也不用费思量,毕竟成本很低,明天到路边再俘获一只即可。

  红的火热、黄的惹眼、蓝的纯净、金的灿烂,不同的共享单车,虽然长相相当,但细微之处也显出各家的匠心,粉丝们各有所爱。

  从猎物偏好上,也可看出各个群体的品位,猎获小黄车的,以小学生居多,也可以看到一些无聊大青年,蹲在马路上在车锁上转圈圈,这就是马化腾说的哑终端,什么时代了,还用密码锁。

  在深圳梅林关一代的城中村,小红车最受欢迎,小红车的样子和质量都比较实在,经受住了中国最挑剔最爱讲价最喜欢物美价廉群体考验。而在传统上的关内小区,比如莲花二村内,坐着的小蓝车最多,小市民们或者小白领们喜欢这款车,有着大海的颜色。关内街边上不缺小黄,不缺小红,独缺小蓝。

  还有些恶意的破坏者,比如我就骑到过到车把左右晃来晃去的,也骑过车把上下翻的,有单车车头不见,还有的支撑架拐进车条里。做出这种事情的,估计是竞争对手所为,以杀死猎物为乐,比猎来为我所用还要不齿。

  人们把共享单车当成道德试金石,批评咱国人素质低,后来有媒体报道共享单车在英国推广,有人给扔进河里,恶意破坏的也不少。

  还有人说人心不古,古代咋样咱是没见过,我见过的一直都不佳,大学期间我就丢过6辆自行车。人们说改革开放前人的内心老纯净了。我问过长辈们,说是村子附近有一个劳改场,劳改犯们劳动改造要种地,每到收获季节就到我们村里放电影示好,希望不要去偷他们的庄稼。其实还是暗自会偷,人穷怎么就会道德高尚了,只是因为熟人社会成本高,做的更隐蔽而已。

  古今中外,人类贪便宜使坏这点毛病都是难免的,我们的毛病别人一样有,缺点全球通,没必要妄自菲薄。

  如果往上延伸追溯,人类有狩猎的天性,看到财物就想猎获,只是因为成本问题所以才会顾忌。偷窃自行车也多,但是因为自行车是私有财产,侵犯到具体个人头上,所以很容易被玩命,所以要偷偷摸摸进行。

  这就是私有产权的重要性。比如我看到那些加锁的共享单车,我就想着玩意儿已经变成他的家产了,我要是推走会不会有人拼命,也没精力和勇气和这种坏人坏事做斗争,只能悻悻而去。

  共享单车也是有产权人的,但产权人是公司,侵犯利益的个体比较宽泛,所以大家把侵犯主体当做病猫。等哪一天病猫发威,开始较真,估计事情就有改观。

  但我估计这天到来的会非常晚,或者压根不会到来,因为向个体追讨自行车这件事儿的成本太高,得不偿失。

  未来某一天,共享单车的狩猎将会结束,而且是自愿的。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产品中心
  • 本文标签:那些,共享,单车,狩猎,终将,结束
  • 文章来源:文章编辑者
  • 文章编辑:manager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7月28日 17点05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