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电商童装品牌绿盒子遭供应商网上追债 CEO称未跑

09
01月

  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绿盒子”遭供应商追债 公司CEO:未“跑路”,努力化解危机

  每经记者 王敏杰 实习记者 吴凡 每经编辑 赵桥

  互联网创业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不久前,电商品牌茵曼的母公司汇美集团表示要重整股权并于2017年再申请上市,但同样是电商出身一度被誉为“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的上海绿盒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盒子),却遇上了麻烦。

  近日,有绿盒子供应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称自2015年开始,绿盒子长期在各网络电商平台低价促销及盲目扩张,造成企业供应链断裂,无法正常按时支付供货商贷款。与此同时,关于绿盒子破产,公司CEO吴芳芳转移财产“跑路”的传闻亦是不断。

  不过,吴芳芳随即发文澄清其并未“跑路”,但坦言“最近遇到了很大的困难”。1月4日,吴芳芳经实名认证过的微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这个阶段我的时间和精力都会花在努力化解危机上,哪怕有一线机会我都会去努力争取。”

  自创立以来,绿盒子曾几经波折:关闭线上走实体失败、烧钱做B2C无果……但都“有惊无险”度过。而面对现状,绿盒子这次还能否扭转窘境?

  供应商网上“追账”

  2016年12月28日,一位微博名为Bellisa-ye的网友发文称,其是绿盒子供应商,公开质疑绿盒子的大股东吴芳芳转移公司财产,“恶意诈骗”供应商,拖欠货款。微博还附上向上海徐汇区人民政府、上海徐汇区人民检察院递交的“请愿书”。

  2017年1月3日,上述绿盒子供应商杨女士(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2015年10月9日与绿盒子签订买卖合同,2016年1月份开始货品陆续入仓,而合同上明确表示收到发票两个月后支付货款,不过绿盒子一直在拖欠货款。”

  “公司于5月份起一直催缴欠款,绿盒子一方皆以各种理由推卸拖欠共计42万元,而在所有供应商中,债务金额最高达1200万元。”杨女士表示,“最终给予的承诺是双11之后的11月25日会安排付款,但此后公司账户又被冻结,货款一直没有支付给我们。”

  根据杨女士的描述,除了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外,绿盒子还欠自来水公司及物流公司的钱款。不仅如此,绿盒子在2016年7月开始经营异常,目前公司员工多已离职,且有两个月的工资没有发,绿盒子同时还欠第三方代发工资公司300多万元。一位绿盒子前员工亦向记者透露证实,绿盒子目前确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奇怪的是,绿盒子本身销售额很高而且不存在库存压力。从我们的数据看,绿盒子把我们的货都卖掉了。”杨女士向记者表示。

  面对公开质疑,近半年不发微博的吴芳芳在2016年12月28日作出了回应,“虽然公司最近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我一没‘跑路’,二没有想过推卸责任,三没有卷款过一分钱,相反我个人的积蓄这几年都不断贴补进了公司,此点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审计。”

  对于吴芳芳的回复,杨女士表示,“如果真的要解决供应商的问题,至少应该答复我们钱是如何亏掉的。”

  1月3日,记者来到了绿盒子的总部,位于上海宜山路民润大厦的上海绿盒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记者看到,公司大门紧锁,门内两边放置公司的卡通人物,内部却是空无一人。提及此事,民润大厦保安告诉记者,“大概在半个月前,公司就关着门了。”

  针对上述拖欠供应商货款等问题,1月3日,记者多次拨打吴芳芳电话,并发送短信,但未获得正面置评。此后,记者又通过实名认证的微博私信进行求证。

  1月4日上午,吴芳芳经实名认证的微博作出私信回复。“如果您所说的这些情况都存在的话,那我应该做出的选择是直接‘跑路’,而不是面对和解决问题,这是常识。”该实名微博称,现阶段不论供应商在网上散布怎样的不实言论,其均没有追究或质问,原因在于这并不解决实际问题。

  “这个阶段我的时间和精力都会花在努力化解危机上,哪怕有一线机会我都会去努力争取。”上述吴芳芳实名微博私信称。不过,对于其位于上海市徐汇区的办公地点是否为暂时关闭以及其未来将作何打算等问题,其并未回应。

  战略几经“摇摆”

  事实上,2002年以来,绿盒子经历了从电商起家到关闭线上走实体的过程。几经周折,2008年,通过提供个性化童装,面临线下困境的绿盒子转向电商,才开启了其“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的发展之路。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产品中心
  • 本文标签:电商,童装,品牌,盒子,供应商,网上,追债,未跑
  • 文章来源:seoer
  • 文章编辑:网络百家乐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01月09日 08点05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